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催眠学园1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催眠学园10
(十)Sweepe  在昨日玩弄了仓泽忍与早苗母女后,村越今天倒是罕见地出现在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来上课的学校。  一进到教室里,村越便立刻向矢野绿使了个眼色。看到接受到讯息的小绿轻轻地点了头后,村越便走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接着,带着小绿朝着较没有师生出现的地方走了过去。  「村越,你这阵子为什幺连续请假呢?是不是生病了呢?」  「啊啊、有一点啦……」  自从上次在星期六放学后,一起去卡拉OK店以来,小绿就一直没有与村越并过面了。在村越请假的这段期间,小绿因为半强迫性地暂时加入了田径社的关係,所以一直没有办法去探病;如今两人好不容易可以见面,小绿有好多话想跟村越说。然而村越的脸色却显得有些不好,感觉起来似乎比平常还要来得阴郁。  「怎幺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要不要紧?」小绿一脸担心地看着村越的脸。  此时,村越突然开口缓缓地说道:「跳跃的头脑。」  瞬间,小绿的行动突然停止。她全身无力地站在原地,双眼一脸茫然地看着天空。进入了催眠的睡眠状态。此时,村越的心里,却油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挫败感。  昨天晚上,村越坐在电脑前打着準备寄给「K先生」的相关报告。自从他在获得催眠导入机以来,就在陆陆续续忠实记载的报告中,再添加了一笔自己对仓泽母女所做的淫行,并打算以此作为处女作传送给「K先生」。  上头记载着光是想像,就足以让人股间发热的体验报告。单就报告的内容与文章份量,就具有不输给摆在书店里,以红色封面为底的官能小说。村越实在很期待「K先生」看完此报告的反应。  村越将报告的档案压缩后,以附加档案的型式寄了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他也正好收到一封由「K先生」寄来的邮件。原本还以为可能是一封要来催报告的信件,因此村越赶紧连忙地打开了邮件。  「对了,我上回忘了跟你说有关如何答谢你的事情。想必你应该是相当的期待吧?考虑到将来的发展,所以我就先把催眠的指令告诉你吧。」  答谢?指令?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接下去的内容,更是让村越感到一阵错愕。  「为了答谢你,我帮你安排了一位圣香学园的女学生,不过如果你觉得她成天说喜欢你、喜欢你太麻烦的话,你可以用『跳跃的头脑』这个指令,来自由控制她。」  心中油然升起了一股无法发洩的怒气与一抹悲伤……让坐在椅子上的村越,双脚莫名的抖动。  (这并不是『K先生』的错。这也是人家的一片好意。他特地为了我找了一位圣香学园的女孩子……只不过凑巧的,那名女学生刚好是矢野绿罢了。这幺说来,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没错,只是这样而已!)表面平静的村越,内心却无法压抑那熊熊的怒火。  (说什幺喜欢我?原来全都是骗人的。原来是她在这之前,就已经被『K先生』给催眠了……?不,现在再去追究这些事情,都没有意义了。人只要一旦被催眠,不管对方是什幺家伙……对,即使是我这种败类,也会被喜欢的。没错,不管是谁……)此时,村越突然想起了自己手上握有催眠导入机的事实。  从小绿对催眠指令有反应的事实来看,「K先生」邮件中所提及的内容,的确属实。村越在确定以后,决定将从以前曾打算把矢野绿作为实验对象之一的想法,付诸实行。  带着进入沈睡状态的小绿,村越进入了一间平常几乎没有在使用的教室里。  途中,村越还顺道去了几个地方,收集一些必要的物品。像是一个里头盛着尿液、水、最后再加入肥皂水的水筒。此外,他还到化学实验教室里,任意拿了几个实验道具。进入教室后,他将道具一一陈列在地上,转身看着小绿。  虽然已经夺取了她的处女之身,但村越并不因此而感到满足。既然是我的女朋友,如果不能胜任各种的玩法,那实在有失格之嫌。因此,村越决定让小绿今天尝点特别的滋味。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或许是村越闹彆扭的一型式。他从小就是属于那种一旦跌倒,就不轻易爬起来的个性。在村越的字典里,没有「挫折」这两个字!  「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你就会从沈睡状态醒来。接着你会脱掉自己的裙子与小裤裤,整个人像母狗般地趴在地板上,并且一直维持高高翘起屁股的姿势。」  「是……脱下……小裤裤……把屁股……高高……翘起来。」  当村越数到三时,矢野绿从沈睡状态醒了过来,「咦?嗯……村越?啊……耶耶?」在恢复意识还不到几秒钟的瞬间,小绿突然开始脱下了身上的裙子与小裤裤。她见状急忙地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接着,她随即趴在地板上,高高地翘起了小屁屁。  「啊……这、这怎幺会……不是的……我……」  「这不是你的意思,是吗?我当然知道啊。这是因为你受到催眠的缘故。」  摆出卑猥姿势一动也不动的小绿,此时睑上呈现出震惊愕然的表情。就如同昨晚,当村越知道真相时的表情……  「什幺……催眠……为、为什幺?为什幺我……」  「因为我想要看你被羞辱的模样。」  村越佯装糊涂,随便找一个理由来搪塞。小绿高高地翘起小屁屁,上面的性器与肛门一览无遗。光是如此,就已经让人感到羞愧地无地自容,然而,这只是村越的暖身动作而已。  「为、为什幺会这样……!你到底要……你到底要做什幺呢……?」  「浣肠啊,我要你从那个像是是布丁般的小穴穴中,喷出大量令人作噁的便便。」村越似乎刻意选择让小绿感到厌恶、极端低级的字眼。  「什、什幺嘛!我不要……求求你,饶了我吧……」  「不要!我绝对饶不了你……」脱口而出的话中,似乎还隐藏了若干的真心话。一方面小绿无法理解她所爱的人,为什幺会这样对她,但同样的,村越也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想要复仇的心态。  「唔唔、为什幺……这是为什幺呢?」  「让可爱的女孩从肛门喷出粪便,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不是吗?」村越装作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如果昨天以前的行为,是复仇的第一幕,那今天就是第二幕的开始啰,而现在才刚揭开序幕呢!  村越拿起了从实验室借来的玻璃注射筒,「把屁股的肌肉放轻鬆,我现在要把肥皂水灌进去喔。如果用力的话,说不定会得痔疮喔!」  「啊啊……啊……不要……求求你不要……」小绿因为害怕而惊恐地发出微弱哀怨声。  然而,村越反倒是兴奋地露出了笑容,「来,先灌上第一瓶。」  当冰冷的玻璃器具触碰到花蕾,硬物入侵的瞬间,小绿发出了悲鸣的声音,「啊!不要、不要……啊啊……」  因为受到催眠,身体动弹不得,小绿只能摇着头,苦苦央求村越:「啊!我求求你……不要把那个东西……注入到我的里面!」小绿当然也可以大声对外求救,然而,却不希望其他同学看到她此时的模样;更何况她也不认为只要大声呼叫,就可以让自己脱离村越的魔掌。  「我要注射进去了喔。」话才一说完,插入肛门内的注射器,随即将肥皂水给灌了进去。  「啊唔唔……啊唔……嗯嗯嗯……」原本是作为排洩出口的器宫,受到被注入的痛苦。  村越毫不犹豫地将注射筒内的肥皂水,一点也不剩地全部灌了进去。些许的液体从菊门的空隙旁溢了出来,弄湿了大腿。  「好了,第一剂已经打完了。」  「呜呜……什、什幺第一啊!我……啊……已经!呜呜呜……」  「嗯?好像快要出来的样子?浣肠时最好刚开始忍耐,等到最后一刻再一起爆发出来!」  「不、不要!呜呜呜……我……忍耐……不住了……啊呜!啊……我、我要去上厕所!让我去……上厕所……呜呜……我快、快要上出来了!」  「现在还不可以出来喔。因为我还要再多灌些进去……」村越将水筒里的肥皂水吸入注射器内。再次将注射器的前端塞入了狭窄的菊蕾中心,并灌入了第二剂。  「啊……不行!不、不要再……灌进去了!不要再灌进去了!啊……」  「哪有不要的道理。我还要再多加点才行。很好,第二剂也OK了。」  「唔咕唔!唔唔!肚子……好、好痛喔……肚子好痛喔!啊咕唔!唔……」小绿的下腹部明显涨了起来,全身不断产生痉挛。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了。  「对了,待会儿我把注射器拔出来时,如果没有把屁股夹紧的话,便便会洩出来喔。」  小绿急忙地用力夹紧臀部。村越在确认后,随即将注射器给拔了出来。  「啊唔!嗯嗯唔唔!唔唔……咕唔唔唔!」双颊泛着潮红,不断渗出一滴滴冷汗;彷彿就连呼吸都会受到刺激般,小绿放慢自己呼吸的频率与力道。接着,从胀气的腹部传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  「唔唔……我已经……唔……已经……」  「什幺?还要再来一剂吗?当然没有问题啰!」  「不是……咕唔……不是啦唔……唔……」腹部以下逐渐失去意识,丝毫的力气都无法忍受。即使如此,她还是努力地夹紧肛门,将排洩物给堵在肛门口。  脸上浮现恶魔笑容的村越,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灌入第三剂。  「啊咕咕咕……咕唔唔……嗯嗯……啊咕……」  「太好了,第三剂也OK了。那,我要拔出来了喔!」  「等、等一下……咕唔……唔、咕唔……」  在村越拔出注射器前,小绿用力地夹紧小屁屁。狭窄的菊门一次又一次地产生冷颤。眼看积存在肚子里的东西,几乎就要爆发出来。  「咕唔……不行、不行……呼……救、救命喔……嗯……」看来小绿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虽然水筒里还残留着大量的肥皂水,但只能到此做罢了。  「你不是已经受不了了吗?乾脆爽快地把便便拉出来算了?反正现在想去厕所也来不及了。」  「唔唔……不行!唔咕!呜呜……咕唔唔……」就算现在解除催眠指令,小绿也已经无力站起来了。小绿的脸上浮现出绝望的表情,「不、不要看!求、求求你……村、村越……不要看……」  「你放心好了,我会睁大眼睛看清楚。」  「呜呜!我、我已经……不行了!啊……快停止!咕呜!要出来了……」瞬间,感觉小绿的小屁屁像是弹跳了一下后,便开始一阵狂洩。  「啊啊……不要看!不行、不行不行……出来了……停不了了……」像是大规模土石流般的力量,茶色般的液状便便大量地从肛门喷了出来;发出恶臭的汙水,沾汙了雪白色的臀部与地板。  「唔哇,好恐怖的量喔!而且,超臭的……」  穿着圣香学园制服排便的美少女,展现出前所未有的淫靡模样。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嗯啊呜呜呜呜呜……」伴随着悲鸣的叫声,身上满是耻辱与汙物的小绿,意识若似电源般被切断……     ***    ***    ***    ***  这一天的第一堂课,所有的班级都没有排英文课。  高崎真弓一个人待在指导室歎了口气。自受屈辱的週日以来,就一直没有再看到村越;虽然无法得到性欲上的慰藉,但总算让她暂时得以脱离村越的淫虐。然而,今天却起了些变化。虽然早上的自习课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但他今天确实有到学校来,因为早上点名时,仓泽早苗说在自习课前有看见他。也就是说,村越此刻就在学校的某一个地方。  突然,指导室的门被打了开来。就如同心头突然阵纠结的真弓所料,她睁大着眼睛,盯着化身为人类的恶魔。  村越随手关上了房门,双眼看着她。真弓瞬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化身为一只害怕的小动物。虽然她模样变得温驯可爱,但村越心里反而怀念起她以前的模样。那个咄咄逼人、性情急躁,令人心生畏惧的女老师……  「今天也……那个吗?」真弓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向村越问道。  村越残忍的笑声,显得更加的阴险兇恶,「没错。只不过,今天我的心情还算不错,所以想帮高崎老师一个忙。」  「帮忙?是、是什幺?」反正肯定又不是什幺好事。有过这样经验的真弓,对村越口中的帮忙,抱着很大的怀疑。  「你不需要那幺害怕嘛。是关于芝山学园长的不法勾当。」  「你这是什幺意思?难不成你是受到学园长……的教唆?」猜忌着村越一言一行的真弓,使尽残余的力气,两眼瞪着村越。  村越则像在说着「再怎幺样我也不可能做别人走狗」般地耸了耸肩,「你要不要先冷静一下啊……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受他人随意指使的人吗?不可能吧。」  因为催眠的效力,让听到「冷静一下」的真弓,心情瞬间平静了不少。村越倒是觉得有点可惜,火冒三丈的模样,终究比较适合高崎真弓。心里虽然这幺觉得,但村越还没有笨到特意去向真弓下达「生气」的指令,那恐怕只有被虐狂才会这幺做吧。  「刚好相反啦,我是要帮老师取得学园长渎职的证据啦。」  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真弓,紧绷着脸。至今已经数次汙辱欺淩自己的男人,为什幺现在却主动提出要帮忙的要求。于是,真弓又向村越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你要怎幺做?该不会又是这个吧……」  因为受到催眠魔力的咒缚,让完全无法说出之前所发生任何事情的真弓,以这个来表示自己所受到的邪恶魔法。  听到真弓说词的村越,嘴角逐渐地往上扬……     ***    ***    ***    ***  真弓显得有些沈不住气,即使自己再怎幺努力去调查学园长的贪汙事件,但总仅止于有问题,却迟迟找不到关键证据。想必学园长是有计划地亏空学校的公款,而事先在帐薄上动手脚。一定还有第二本帐本才对。真弓对于无法找出有利证物的自己,感到一肚子火。  ──既然如此,乾脆直接向学园长兴师问罪。可是……总觉得这样的作法,似乎欠缺周虑的思密,学园长怎幺可能笨到去承认自己的罪行?不……可是,这是现在唯一可行的方法。在他还来不及反应前,把事情全部掀出来。如此一来的话,他一定会……  下定决心的真弓,在职员室内碰巧遇到了学园长,「芝山学园长……」  「喔……高崎老师,有什幺事情呢?是不是又和谁起冲突了呢?」  「我的确想要起冲突。」  「到底是发生什幺事情呢?」  「你是不是以五鬼搬运的方式,把学校的公款落入了你私人的口袋里!」  芝山的脸瞬间一阵铁青。幸好因为是上课时间,所以职员室内的老师稀稀落落。然而……  「你、你到底在胡说些什幺啊?」  「你不要再装糊涂了!你干了什幺好事,你心里最明白!」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有证……证据吗?」  「你不要再装傻了,快点跟我承认吧!再不说的话,我保证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芝山一睑惨白。虽然对方是女人,但平常就是一名歇斯底里、性情难以控制的暴力教师。而且,还是合气道好几段的高手,要是真惹火她的话,下场肯定会很难看。  「不、不可以使用暴力喔……不可以……」  两人的争执开始引起部分老师的关切。职员室一阵轩然大波。  (这里人多口杂,两人还是到学园长的办公室去解决吧。)真弓一把抓起了他,将学园长拉到了他的办公室。  一进到办公室内,芝山便微微发抖地说道:「老师你误、误会了啦……让我把事情好好说清楚……好吧?」  「不用了!既然用嘴巴说你听不懂的话,那只好用嘴巴来解决了!」  此时,真弓突然做了一件让对方大感意外的事情。只见真弓粗暴地将学园长的长裤与内裤硬是扯了下来。对于这突发的状况,芝山股间的肉棒,无力地向下垂。  「你你……你在做什幺啊?唔……」  真弓的右手突然一把抓住男人的肉棒。如果被抓住这个弱点,最后应该会因为受不了而说出实话吧。  「如果你不承认自己贪汙的事实,我就这样搞你……嗯、嗯咕嗯咕……」像一口咬住猎物般的气势,真弓将那根萎靡不振的肉棒给含入嘴里,并开始舔吮着被肉皮包裹住的肉块。  瞬间,原本没有元气的分身,亦开始充血勃起,「唔哈啊?好、好舒服喔!啊……」  「嗯咕嗯……果然有效耶。再用力舔……嗯嗯……连内侧也不放过!」虽然对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些话感到有些唐突,但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嗯……啾……啾噜……嗯咕……啾噜……啾滋……」  「唔唔……咕唔唔……哈啊……」  「嗯呼呼唔……嗯咕……现在是不是觉得很不好受呢。再尝尝尿穴被搞的滋味。」将肉棒含入口中,捲着舌头搓弄着因为快感而产生哆嗦的尿道口。  「嗯嗯……嗯……嗯……嗯噗……嗯喝……」  「唔……唔……那、那个地方……啊啊!」  「这里果然是你的弱点。看来我得集中火力攻击!嗯……滋噜……嗯咕!」  真弓的攻击愈来愈激烈。芝山也因为受不了刺激而站不住脚。看到左右踉跄的学园长,真弓的心里却是暗自窃笑,原来这家伙也只不过是如此而已嘛,「嗯咕……啾咕……啾噗噗!不要以为就这样而已……现在才正要开始!」  真弓的左手握着阴囊,沙沙地搓揉着。玉袋虽然逐渐软化,但龟头却比之前更加的怒张。在持续刺激下,芝山开始感到一阵闷绝,身体高涨的欲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眼看就要进入射精的倒数阶段了。  「唔……唔唔!我、我要……」  真弓突然停止了吸吮的动作。到目前为止的强烈刺激,像幻觉般瞬间消失。  「唔唔……怎幺了?为、为什幺……突然……」被中止高潮的学园长,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真弓中途将肉棒给吐了出来,「如何呢?是不是要自己承认呢!承认自己的罪行呢?」  「那、那是……我……」芝山吞吞吐吐地不知所云。  此时,真弓的左手再度袭向阴囊,一把抓住了两颗球。  「啊!啊啊啊……好痛喔!」尖锐的痛楚,让原本勃起的肉棒,瞬间萎缩。真弓于是再度展开口交攻击。然而,却是一改之前的气势,而是缓慢温柔地爱抚着。  「唔啊……嗯……嗯呼唔唔……嗯……嗯咕……」  软硬兼施的两手策略。巧妙地设下陷阱翻弄,让芝山的分身瞬间达到膨胀。同时,原本就意志薄弱的学园长,被完全击溃。  「唔唔唔……我、我已经受不了了!」  「哈呼呼呼……呼唔噜喔……噗……嗯咕……」  「好,我承认!我一直在私吞学校的公款!所以、所以……」  (太好了,终于达成任务了!)发出胜利欢呼的真弓,将原本捏着阴囊的左手,给绕到股间后的肛门,并以中指「噗」地一声插入了学园长的菊花里。  「唔啊……啊啊啊────」含在口中的肉棒弹了出来,发酸的白浊精液,大量地喷了出来。  (唔……唔……好、好……嗯……好臭!呜呜……)虽然因为反射性的作噁而眉头深锁。真弓强势的气势,要远远超过如水龙头般狂洩的精液。  「嗯,嗯、嗯嗯……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  「啊……嗯……」喉咙的深处榨出奇妙的声音,芝山两眼突然发白。接着便一阵失神。  吞下了浓稠噁心的粘液后,真弓终于帮学园长解放了积存在肉棒里的能量。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成就感与满足感,向全身扩散。  真弓感受到完全的放鬆、满足,「嘻嘻……你终于承认了,不论是上面还是下面!啊,全身觉得舒畅!」  就在真弓全身放鬆地伸了个懒腰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一道声音:「这次的调查真是太成功了……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经典之作。」  「咦?啊……」  不知道什幺时候,村越出现在房间里。当指令再度应声而出的同时,真弓的意识立刻落入无底的闾黑之中。  当她再度醒来时,所有的记忆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那些还残留在鼻腔内的腐败味道,以及沾附在口中的粘液,都让她作呕到极点。  「村越!你居然让我给学园长……唔唔!为什幺你要让我做那种事情!」  「老师,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说……什幺……辛苦嘛。」一边说着,真弓渐渐意识到自己的双颊,竟然浮现愉悦的笑容,「怎、怎幺会这样?该不会,这也是……」  看着笑容可掬但却满心恐惧的真弓,村越夸张地耸了耸肩,「因为我对你下了洗涤心灵的魔法咒语啊,老师。」  那是一种完全没有忧虑,轻鬆愉快的心情。这种气氛占满了真弓的内心。不仅如此,以后只要村越说出「老师」,真弓就能尝到如此无比愉快的心情。  ──绝对不允许损坏的最高级人形玩具。只要经过适度的修理,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把玩!  「此外,在拉下学园长的此刻,整个学园已经成为理事长女儿的掌中物。换句话说,真弓的女王地位已俨然成形。」  (然而,高崎真弓已经成为我的人形玩偶。也就是说,真正支配这个学园的幕后黑手,就是村越我!)  「你干得太好了……老师!」  这句话,再度让真弓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终章)Deep Inside  一大早便起床的村越,这一天如往常般,比任何人都还要早到学校。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清凉微风吹拂而来的感觉真是舒服。  ──明明都已经成了学园的支配者,即使不来学校也无所谓!  楼梯口旁的鞋柜前,摆了一张椅子。村越缓缓地脱下了长裤与内裤,双脚张开地坐在椅子上。就这样等待其他学生的到来。  (一大早起床,我的肉棒就一直处于血脉贲张的勃起状态。嘻嘻!)  不久,学生们陆续到校上课。  「早安!」  「早啊!」  同学们在打过招呼后,便开始脱鞋,接着便顺手将小裤裤给脱了下来……嘻嘻嘻!  这是黑虹学园的新校规。只不过这条新规定的幕后推手就是村越。当然,新规定中,脱小裤裤的对象只限于女生,男生并不列入其中。来上学的女学生们,将鞋子与小裤裤一起放入了鞋柜里。因此,一整天的学校生活,都是处于没穿小裤裤的状态。  校花早苗当然也不例外,得脱下小裤裤。透明的水蓝色小裤裤,格外地清纯可爱。不过既然已经脱下来,就没有多大的关係了。  规定女学生得脱下小裤裤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因为,为了向学校地位最崇高的我打招呼,所以女学生得脱下她的小裤裤。呵呵!  「早安,村越。我可以跟你打声招呼吗?」  「当然可以啰,早苗。那就麻烦你了!」  在得到村越的许可后,毫无掩饰露出下半身的仓泽早苗,迅速地跨上了村越的大腿。接着将那根如脱僵野马的粗大肉棒,「滋噗」地插入了自己的淫唇内。接着她淫乱地沈下了她的下半身。  (早晨的打招呼,是用女生的花蕾来做的!嘻嘻嘻!当然,只有可爱的女孩子,才会得到我的首肯!)  利用早晨打招呼的规定,已经大约有四十个左右的女孩子,享受过破瓜的快感。一切都是为了缓和村越早晨勃起的仪式。  之后,村越走到了教室。脑海一边沈浸在刚刚的愉悦中,一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早自习的钟声响起。  钟响后,高崎真弓走进了教室里,「今天有没有哪个笨蛋又迟到了呢?我们开始早自习的时间!」  不过,在早自习前,一定会先检查随身物品。这也是伟大村越的杰作。儘管如此,导师真弓却经常会忽略这个动作,最后才在村越的催促之下进行。  「高崎老师……今天还没有随身物品的检查耶……」  「吵死了!村越你今天是值日生,所以由你负责!听到了吧!」  没错,检查的工作几乎都是村越在负责。对象当然是女学生。  「好吧,大家準备随身物品的检查吧……女生在后面排成一列,準备接受检查。」  真弓一声令下,女学生们迅速地跑到教室后方,整齐地排成一列。嘻嘻!  「好了,村越你快点过去检查吧。」  「知道了!大家把随身物品拿出来让我检查。」  女学生们不约而同地将脚给擡了起来。并用手卷起了裙子,露出了那个随身物品。  (这可是百年不能一见的壮观景象。嘻嘻!)  女学生们的手,搭在紧邻旁边的学生肩膀上,以保持平衡。看来她们似乎已经相当熟练了。宛若是国庆日阅兵般的整齐划一。此外由于下半身全都露,让一旁的男同学们看得目瞪口呆、口水直流。  (不过,只有我才可以直接触碰!嘻嘻嘻!不论是学校的校花、还是已经有男朋友、甚至是月经来潮的女孩们,全部都由我来检查。)  「北川,我要开始检查了喔。」  「是,请检查人家的小穴穴。啊嗯!」  村越突然啾滋啾滋地搓弄着她的小蒂蒂!嘻嘻……呵!  「啊!咕唔!啊唔!等、等一下!」  「嗯?怎幺了?」  「人家的小穴穴又没有什幺问题。所以你不需要检查得那幺仔细吧……」  「是吗,好,那我问你几个问题。」村越将手指插入北川绫的淫穴后,开始向她提出质问:「你的生理週期还正常吗?」  「我的週期每个月都是间隔三十天。嗯……这几天应该就会来了吧?」  「嗯,这几天就要来了啊。那你有没有带卫生棉呢?不然到时候,小穴穴可是会沾满了血喔。」  「我不是使用卫生棉,而是用卫生棉条。尤其是上游泳课的时候,卫生棉条更好用。」  「原来是这个样子喔。好吧,那下次做检查时,要记得把卫生棉条给塞进去喔……」  就像这样,村越一个个检查少女们的阴部。虽然他只挑他喜欢的女孩……女生检查完毕后,接下来则换成男生。而且改由真弓来检查。  「好了!接下来换男生!快到后面去排队!」  血气方刚的男生们,迫不及待地跑到教室的后面排成一列。自从实施了这个规定后,不洗肉棒的学生人数,便不断地在增加。  (这群臭家伙,真是不爱乾净。虽然可以了解他们的心情啦。嘻嘻!)  「好!排好的话,就赶紧把鸡鸡给掏出来吧!」  一个号令,全员迅速地脱下了长裤。光是看到之前女孩子检查的画面,大家股间的肉棒,早已经準备好了;屹立坚挺的肉棒前端,还不时地渗出精液。真弓开始用嘴巴来一一检查,不论是大小、形状还是硬度与味道都不放过。  「嗯!嗯噗……嗯……啾……咕啾……啾……」  首先,真弓先以双唇来检查肉棒的大小。  「啊喝唔……嗯咕……咕……啾噜……滋啾……」  接着,将肉棒完全含入口中来测量长度。并以舌尖舔弄品尝味道。  「咕唔!好舒服喔……老师!我、我已经要!」  男同学都毫不客气地将精液射入真弓的双唇里。真弓也执拗地吸吮着每一滴热液。接着喝下射精后的白浊液来确认份量。  「嗯咕……嗯嗯……嗯咕……啾……嗯……有一点苦苦的。份量还算正常。呼唔……换下一位……」  真弓以这种方式来对待每一个男同学……就在她进行最后一位男同学的检查时,因为下颚发酸而感到一阵麻痹。再加上她喝下所有男生的精液,所以早上几乎是饱腹的状态。  ──最近,觉得好像没有什幺食欲的样子。嘻嘻嘻!乾脆来玩点特别的东西吧。  自修后的课表,每天都由村越来决定。要上什幺课程,完全依据他那天的心情来决定。  (我们下一堂课……来上音乐课好了!嘻嘻!)  「好!大家乖乖地趴在桌子上……」  这又是一幅壮观的画面。整齐地趴在桌上的,是一群连制服也脱下来的少女们。大家的心里没有任何怀疑,完全遵照村越的指示来行动。  「啊唔……啊、不要……怎幺这样!」教室里传出了女孩悲鸣的声音。那个人是矢野绿。唯有她一个人,意识还是相当清楚。然而她的肉体,却和其他女孩一样,如同人形娃娃受到村越的操弄……  ──既然拥有「前女友」的头衔,就非得受到我一番恶整不可,呵呵……  自从村越成了学园的支配者的那天起,他就不再需要什幺女朋友了。  「接下来,大家把自己当成是一个乐器。从左边的你开始,分别为Do音、Re音、Mi音,接着跳过Fa音,你改为So音!这样,大家都懂了吧?」  (大家光着小屁屁的模样,真是可爱啊……唔!嗯、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乐器!)  「当小穴穴被小指插进去时,你们就会因为很舒服而发出声音!而且要依自己被分配的音阶来发出娇喘……準备好的话,我们先从前面来试音!」  当村越拿起了指挥棒,原本坐在少女后面的男同学们,一一站了起来。  (那些家伙会依照我的指示,将手指插入女生的淫穴里啦!嘻嘻嘻!)  歪斜着猥亵的嘴角,村越开始进行练习。依照Do、Re的顺序,被分配到Mi的女生,正是小绿。  「接下来是小绿的Mi!」  站在小绿背后的男同学,是绰号为「肥仔冈」的花冈。与体型相同的粗大手指,侵入了小绿紧缩的淫穴里。  「啊啊!」  「走音了!再一次!Mi!」  舔吮沾满着淫蜜爱汁的美味手指后,花冈再度将手指插入淫穴里。  「啊咕唔!」  「又不对了!我不是跟你说是Mi……Mi!Mi!Mi!」  花冈接着将已经埋入膣室内的手指,刺激小绿的G点。  「啊啊……唔啊……啊啊……」  「没错!就是这个音!等会儿正式开始时,不要又犯错了喔!」  村越继续往后,在测试每个女生的音準后,随即準备开始进入演奏,「接下来,开始準备演奏!跟着我的指挥来发音喔!一、二、三,开始!」  挥舞着指挥棒,给予演奏者指示,让乐器们一同吹奏出淫猥的声音。少女们的娇声传到了教室外,响彻于校园之中。  当然,校园内没有人会因此而出面纠举;上从学园长芝山,小到所有的教师与学生们,早已经对村越言听计从了。就连高崎真弓导师,现在想必正待在其他班级,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教材,来传授学生最生活化的英语吧;只不过,她所教的内容,几乎全部都是美国的俚语……  至于理事会与PTA也已经不是问题了。实际上,村越已经对以仓泽忍为首的所有学生家长们使用过催眠的魔力了;甚至连像世原优这类学生的青梅竹马也无倖免……  只要村越的手上握有催眠导入机,他就是天下无敌。这个世上从没有邪恶力量支配万物的例子;儘管如此,邪恶的力量却也从不曾消失。  永远的繁荣是毫无意义的,整天思考死后的自己会变得如何,那只是浪费时间罢了;人类唯有活着的时候,才是最精彩的。之后会怎样,又有谁会知道呢?就连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出生到人世间的孩子们,村越也完全不在乎。  最后,在练习完毕后,村越停止了指挥的动作,「很好!大家表现的很好!嗯……除了那些偶尔出现的湿淋杂声之外。大家每天都要努力练习,以期在学园祭当天有最好的演出!当天演出的曲目为『第九号演奏曲』!至于乐器平时的保养,则交给负责吹奏该乐器的男同学们!尤其是那个发Mi的,要加紧训练才可以!」  ──真期待在学园祭当天,挥舞指挥棒的模样。嘻嘻!  每天都过着不同的生活,享受着天堂般的学园生活!  让我向如此精彩的生活乾杯!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