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幻想  »  梦想人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梦想人生
Contents  我叫徐永业,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是一个被抛弃的孤儿。我是一个重生者,带着前世的记忆出生。  前世的我是个公务员。跟大多数的人一样读书上学毕业工作,然后娶妻生子为日常生活奔波劳累。活到了94岁。小时候癡迷于武侠小说老是幻想着学成绝世武功。初中毕业的机缘巧合得到了一份无名功法。虽说没能练成绝世神功。可是却身体健康从不生病。所以在去世前一直坚持修练。后来觉得这可能是重生的原因之一。  出生。1980年农曆8月初8。我重生在前世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沿海城市泉城,只不过时间比前世晚了两年。生我的也不是我前世的母亲。在我从这世的母亲子宫里出来的前一刻觉醒了前世的记忆。出生的时候为了保住在母体里先天之气,我不像别的小孩一出生就哭。只是静静的运转无名功法。可能是先天之气对无名功法的刺激,前世不见效的功法却有了气感。无时无刻的在温养全身。  因为我的出声。医生和护士把我当成哑巴。出生后连生我的母亲都没有见过就被一位老人抱走扔在了郊外。遇到了当时回家乡访友準备回京的师父。被师父带回北京。  我的师父徐建勋文武双全。1907年生人一生末婚无儿无女。早年跟随太祖打天下。  因为武艺高强一直负责太祖和中央领导人的安全保卫工作。深爱太祖信任。  开国中将。  中央军委第九局的创建者和全军特种部队的首位司令员。除我之外还收徒三人。最小的三师兄都比我大18岁。  13岁。1993年3月26日。师父生日。当天师父的老战友,老部下。  党和国家的现任领导人都来到紫金山师父的住处祝寿。我被师父叫进书房。当我走进书房时当时呆住。  除了师父外书房里还有太宗,最高首长和储君还有我的三位师兄。行礼后我被师父叫到跟前。师父看着我说道:「小四,你是我从小抱回来养大。连姓都是跟着我。跟你三位师兄相比你更像我的小儿子。知道我给起名永业的意思吗?」「知道,师父希望我能为国家和人民建立永垂不朽的功业。」我大声回答。  「知道就好,从小你就跟别的小孩不一样。当别的小孩还在学说话的时候你小子就在学字看书。当同龄的小孩子还在亲人怀抱的时候你3岁的时候就跟我说你要学武跟老三一样成为兵王。当别的小孩子在玩泥巴的时候你在接受最严格最科学的兵王训练。别人洗澡有爸爸妈妈帮忙,你却每天泡药澡从不喊苦。你今年13岁了,你的同龄人还在想在放学后到哪里玩,晚上吃什幺好吃的时候。你小子却自学完成了大学学业和华夏的兵王训练。  精通各种枪械,会开汽车坦克飞机。还会7国语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小子虽然很少出手但是你的近身格斗能力恐怕比得上老三这个军方第一高手了吧。  我看了看三师兄一眼笑嘻嘻对师父说:「您老英明。」「果然是这样,那幺你有想过你以后想做什幺吗?或者说你以后想过什幺样的生活。毕竟你今年才13岁啊。师父今年86了,没几年可活了。师父活着的时候能看着不让你走错路,可是师父死后怕你走错路。照你的发展情况到时候没  人能制住你。」师父满脸担心对我说道。  看着师父的双眼,在我心中如同我父亲一样存在的人。我开口说道:「师父,您刚才说的问题我也有想过。您是我最尊敬的人。没有你我可能早就饿死,冻死或者让野狗给吃了。我从小无父无母,没有一个亲人。但是我活得很开心。因为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父亲,三位师兄和各位师嫂就是我的亲哥哥有嫂子。还有太宗您老人家从小对我就疼爱有加。我可以随意出入你的办公室和家里,连国家领导人都没有这个待遇。我知道您也把我当成你的子侄看待。师父给我起名永业。  我也想能做出对国家和人民永垂不朽的功业。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从政,从商都不适合我。所以我想当一位军人。当一位守护国家和人民的军人。」「好,」师父高兴的说道:「刚才太宗,最高首长和储君我们几个商量你的问题的时候也是认为你应该去当兵。现在是和平时期,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但是国与国之间暗地里的小冲突不断。以你的水平先去部队锻鍊几年。然后再去第九局。」  「等一下师父,我对自己的这几年路早有规划。原本是想等您大寿过后再讲的。不过今天即然说到这了。而且太宗,最高首长和储君都在。那我就给各位长辈说说看。你们帮我看看行不行。」  「那你小子说说看。看你的规划和你师父的安排相比哪个更好。我们也是讲民主,如果你的规划更适合就採用你的方案。」太宗这是开口说道。  「我现在发现您老比我师父更英明。连我这个小屁孩都能感受到你关爱。」「少拍马屁,说得好的话我就不计较有人前几天趁我不在家拿了我的菸酒的事。」  「是,是,是,您老家大人有大量。师父和各位尊敬的首长。我的想法是现在先不去当部队,现在部队能教我的不多。再说我的年纪还小。虽说我学了很多东西。可是对这个社会还没有足够的认识。所以我想先去一个地方学习一下。以我的水平两年时间两年时间就能出师。然后到国外当几年佣兵。只有经过实战才能促进我的成长。20岁之前我会回来加入第九局。你们看我这样安排可以吗?」这时最高首长开口问道:「那你想去哪个地方学习。」「监狱,那里面关的都是这个社会的毒瘤。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他们都是人才。能教会我很多在外面学不到的东西。所以我想去那里学一下。  不过这事得请各位帮忙。因为我想请各位从全国调集最厉害的诈骗犯,我想跟他们学心理学和语言学。最厉害的小偷,最厉害的造假者和盗墓者,我想学他们的技能。这样能和我这几年从书上看的知识融会贯通。」听完我的话书房中的人都陷入深思中。过了好一会儿最高首长才开口道:  「你的想法很有创新性,我个人是同意的。不过我想你是不是在出国前先入伍,出国后如果国家有需要的话的话你也要出手帮忙。」听完最高首长的话,师父,太宗和储君都点头称是。师父开口问道:「那你準备什幺去。『  『只要你们準备好了我随里可以动身。「  「那就这样了,我倒想看看你小子几年后能成什幺样。」师父最后开口总结,结束了这次的谈话。  15岁1995年我在全国最大守卫最森严的监狱生活了两年,这里有从全国各地调集来的各种重刑犯。在减刑和物质奖励的的条件下。他们教授我各种知识。包括性知识:各种能增强性能力的方法。各种能让女性慾仙欲死的性技巧和床技。在这里我的身体也长开了,完成了重生以来因为身体长开迟迟不敢突破的无名功法的第一次蜕变。突破后不管是身体和精神上我都有长足的争长。连阴茎都变大了。  同年我走出监狱马上入伍。经过测试经过一次蜕变的我全力出手完爆三师兄和第九局做战处全体成员。把他们全打叭下。惊人的战力让观战的首长和师父目瞪口呆,最后让我比同军校硕士生授予上尉军衔。军籍归入军委直属的第九局做战处。  17岁1997年我在国外两年了。这两年来在佣兵界我闯下了赫赫威名。  在神级高手榜和佣兵榜上排名第一。抢了很多组织的科研成果。各国也知道这些成果最后都到了华夏。因为我是用佣兵的名义,所以华夏政府拒不承认。所以我也积功升至少校。  19岁1999年底,师父快不行了。我赶回来陪师父走过他老人家最后的日子。1998年初因为无名功法遇到瓶颈,一直无法进行第二次蜕变。当时导弹对我都只能造成轻伤。所以我趁M国进行核弹演习的时候闯进核爆区,身受重伤而不死。震惊各国。重伤的我受到世界各国强者的追杀,我只能一边躲避追杀一边养伤。在这期间无名功法终于完成了第二次蜕变。在1999年初我对各国的强者进行了反追杀。整个欧洲和M国让我横扫了一遍,神级高手榜和佣兵榜上的高手被我杀了37人。我也得到了魔王的称号。更是闯入M国51区大肆抢劫,抢了很多M国最新的科研成果。最后才施施然的回国。面对一个连核弹都没办法的杀死的人,各国毫无办法。最后只有通过外交途径让我作出只要不在惹我,我就不会再出手的承诺。至于抢回来的东西当然是没办法要回去了。都上交国家。  我也因为功劳太大,连升两级。授衔上校。对于我这几年在外所做的事师父也是高兴表示认同。  20岁2000年初师父过世。我也正式成为第九局做战处处长。对于我接掌第九局做战处。对内自然是无人不服。对外各国是唉声一片。严令下属情报组织小心行动。不要激怒我这个魔王。  24岁2004年因为我积功升至上校成为第九局局长。  而我的风流故事也从这一年开始。  **********************************************************************第九局。直属中央军委,只对最高首长负责。拥有情报部门的最高权限。全局分为后勤处,人数最多的情报处,常年人数不满百人的做战处。因为做战处的人员是从各军区的特种做战部队层层选拔而来的。所以做战处长一般都兼职全军特种部总教官。  **********************************************************************(1)初闻乐园  2007年11月8日黄昏,在省城往泉城的高速公路上,我开着一辆军用吉普车往泉城方向驶去。电话铃声响起,看了来电显示,我不由得露出开心的微笑。接起电话,我叫了声:「姐。」  电话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小弟,你什幺时候到?你这个大忙人第一次来泉城看我们,我跟你姐夫等得都心急了。晚上吃饭的地方订好了,姐叫了你最喜欢吃菜,就等你来了。」  听到这个悦耳的声音我心情大好,不禁开口调戏道:「是姐等急了,还是姐夫等急了?姐夫可不想我去,我去了,姐夫晚上可不是你老公了。」「你这臭小子,你姐夫什幺时候都是你姐的老公,你这臭小子最多只是小老公。小老公,你快点来,姐想你。」  「呵呵,我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姐,到了要先给个拥抱,告诉姐夫让他不要吃醋。」  「你呀,你姐夫跟谁吃醋都不会跟你吃醋。在你姐夫心中,你是他最佩服、最欣赏的人。如果你姐夫吃醋,他也不会让我每年放暑假都去陪你了。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开玩笑,开玩笑的。我也很欣赏姐夫的胸怀,一般男人真的做不到,特别是姐夫对你的爱。」  「行了,路上开车不要聊电话。你车开慢点,不要开那幺快,晚点到也没关系,我们等你。对了,晚上我们还请了一对朋友夫妇,你没问题吧?」「没事,跟谁吃饭都是吃饭,最主要是想见见姐夫跟你。」「那就先这样,等下我把饭店的地址和包间号发给你。你第一次来,找得到地方吗?」  哪里会找不到,前世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一辈子,对这个城市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心里想着,嘴上说:「没事,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地址跟包间号发过来就行,我找得到地方。那就先这样,到了再说。」挂断电话,不禁想起了个性温柔可人的姐姐,心胸开阔、个性稳重的姐夫。  回想起跟他们认识的过程,真是三言二语都说不清楚。  那是在2004年,因为前几年杀戮太重再加上自己一个人长年在国外,没  有一个可谈心的人。回国后因为工作的原因和我所处的位置,没有正常的社交活动,我患上了老兵综合癥。而我选择释放压力的方法就是打炮,找女人打炮。当时找女人有个原则:平等交易,只谈性,不谈情。  什幺叫平等交易,只谈性,不谈情?那就是你付出你美丽的肉体让我享用,而我则付出你想要的金钱或者帮你完成一件你想做却做不成的事。根据我的付出来决定你的肉体让我享用多久,完事后各走各路。帮我处理这事情是我大师兄的二儿子周镇国,华夏十大财团中通财团的总经理。  2005年元旦刚过的一天晚上,在京城某高档别墅区的一栋高级别墅内二楼的房间内。我从一位国内一线女星赤裸的身上起来,穿上浴袍走出房门来到楼下的客厅。看见我走下来,客厅里坐着聊天的两个中年男子对我翘起大姆指,其中一个满脸笑意的说道:「还是小师叔猛,又是一个多小时。比起小师叔,我和千山是自愧不如,我们完事后都喝了一瓶红酒了,您老人家才下来。」我也笑着回道:「镇国你的水平也不错,不要老是跟我比。我的身体素质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我不想射精,再做个一个多小时也有办法。你跟我比,不是给自己找心烦吗?」  听到我的话,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千山也笑着介面:「那是,像我就没有镇国那幺多想法,跟谁比也不跟业叔比。我们能有现在这水平,还不是靠业叔给我们药丸和教我们的锻练法门。现在的肉棒比以前大多了,都快19釐米了,每次也都能来个四十分钟。」  「我没你那幺长,现在才17釐米,不过比你粗,肉棒直径4.5釐米。时间跟你差不多,也就四十分钟左右。我说小师叔,还有没有什幺方法能让肉棒再长长点,只要能长到你那水平就可以了。」  「滚!」我看着周镇国,很生气的说道:「你们以为那个药丸是好弄的幺?  先不说平均每粒十万左右的成本,要达到最后的效果,得每天一粒连续一百天,那就要一千万。你们让普通人试试,单是合成药丸的那些药是那幺好找的?如果不是我,你换个人试试看找不找得齐。  每个人的先天条件各不相同,再加上后天不同的饮食和生活习惯,所以男女的肉棒和肉穴也各不相同,造成了男人的肉棒有大有小、有粗有细,性交时间也有长有短。女人也一样,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肉穴。这些都是当年给我药方的那个老鬼说的。  而药方的功效,就是让你们的肉棒无视后天的各种不良饮食和生活习惯,长到先天能达到的最大值。而我教你们的小法门,只是让你们保证身体的精力,让你们每次做爱的时间都在你们身体允许的範围内加长,增加你们做爱后的回覆能力,让你们再振雄风。  这些都是在不影响你们身体健康的前提下完成的,如果想要让肉棒再加长加粗的话,那幺你们只能去做手术;增强时间的话,只能去吃伟哥了。不过我个人不建议你们那幺做,因为这是在拿你们的身体健康去换的,得不偿失。」「是,是,是。」听到我生气的话,千山连忙接过话说道:「业叔你不要生气,都怪镇国这小子太贪心。听你老人家讲完,我们都知足,知道是你老人家爱护我们这些小辈,您老别生气。」  「对不起了,小师叔。您老人家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在开玩笑。您喝杯酒消消气。」镇国赶快倒了杯酒递过来。  接过镇国递过来酒,我说道:「虽说从辈份上讲,你们两个是我的后辈,但是年纪上你们都比我大。我从小就把你们当兄弟,能跟我当朋友的人不多,所以我不想你们出什幺差错,到老了,我们几个还可以一起喝酒。一起乾一杯,为了兄弟。」  听了我的话,镇国和千山举直手中的杯子一起说:「为了兄弟。」喝完杯中酒,三个相视一笑。  「业叔,你上次让我办的事我都吩咐下去,不过你也知道我不在政府部门工作,所以下面人办事的时候我家老头子也知道。老头子叫我回去问话了,我想这也不是什幺大事,就实话实说,告诉老头子是业叔你让办的。老头子听完后让我告诉你,他会亲自己过问的。」这时千山想起我让他办的事,开口说道。  「没关係,你家老头子现在是省委书记,让他知道也好。回去告诉你家老头子,不要特别照顾他,我只要他活得开心,不让人欺负就行了。毕竟那个人现在是个公务员,正好在他的辖下。」我笑着回道。  「业叔,我很好奇那个人到底跟你什幺关係。你从来没有这样开过口说要照顾一个人。」千山说道。  听了千山的话,我不禁眼中露出一种感激的眼神。那个人就是我的前世,没  想到我重生活出不同的一世。我的前世还在照着前世的路线前进的,如果没有前世也就没有我的今天,所以我才会让千山去关照一下他的生活。我不想太多的改变前世的生活轨迹,因为前世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他活得很开心。而千山的父亲正好是泉城所在省的省委书记,千山姓刘,跟镇国是发小,是个政治家族,家里大部份人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千山的爷爷是副相退休的,只是这小子怕受约束,不想入仕途,就接受了家里的产业当了商人。  「我也是受人所託,我欠了那个人很大的人情,他让我帮忙的事你说我能不尽心吗?」我当然不会告诉千山那个人是我的前世,只有找个理由来骗他。  「小师叔,被你干过的那些女人几乎都打我电话找过你,特别是那些当明星的,或明或暗都暗示我想给你当情人。你说我怎幺回答?我看要不你乾脆包养一两个得了,省得每次你都要先打电话给我让我安排。」镇国毕竟跟我接触得比较多,关係也比较近,看出我不大想再说这个话题,把话给差开了。  听了镇国的话,我冷笑的说道:「那些女人真是现实。你又是名人一个,能由你出面安排的人,傻子都知道我非富即贵。而且又年青英俊,上床又能让她们欲仙欲死,享受到别的男人给不了的性爱。在我这个年龄能有我这个能力,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  「那是,所以那些女的都想攀上业叔你这根高枝,现在就看有没有哪个女人能入你的法眼了。」千山介面道。  「跟我有过关係的女人也有二十多个了,除了发钱嫖的外,大部份都是有求于你们才送到我这里来的。你们的身份地位和家庭背景,只要有心都能打听得出来,所以即使她们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但能让你们甘心当皮条客帮着找女人的人能比你们差吗?喜欢钱可以,但是不能太物质了。而现在的跟我有关係的女人哪个不是看重我手中的权力和能带给她们的财富?  我今年也二十多了,也想像普通人一样找个女朋友谈场恋爱。找个大家族出身的女孩子,这一点在身份上倒是相配,可是我的身世和身份,这点你们知道。  因为我是孤儿,所以执掌着全国最大的情报机构和最强的暴力机构,这点让大家都很放心。受到家族的影响,你说上面的那几个老头子能放心让我再跟哪个大家族联姻吗?所以我以后如果结婚,就只能找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女孩子,最好跟我师父一样不结婚。」  听到我的话,镇国和千山都露出深思的表情。  「我最近也弄了个QQ号,经常上网找人聊天,认识了几个已婚少妇,如果想的话也都能上。可是我怕那些少妇对自己丈夫的爱太少,被我非凡的魅力和强悍的性能力给迷住,回家后一对比,觉得自家老公真是太差,影响了别人的家庭和睦,所以我一直没约网上那些女人。你们说现实中有没有那种性和爱分开的夫妻,就是夫妻双方都深爱对方,但是又不禁止另一半外出享爱性爱的夫妻?如果有,那可真有趣,有机会倒得见识一下。回去让情报处的那些人帮我查一下,如果有的话,到时候叫上你们一起去见识见识。」听完我的话,他们两人露出震惊的表情,镇国小心翼翼的问我道:「小师叔你最近是不是对我和千山有意见?」  「没有啊!有意见还会约你们一起打炮?有意见还会坐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喝酒?你们是不是有什幺事瞒着我?」我疑惑的问道。  镇国和千山对望了一眼,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镇国开口说道:「那啥,小师叔,有件事和你说一下,先说好,你不能告诉我爸妈。」「说说看是什幺事,只要不是通敌叛国的事,我帮你担下。」「还是小师叔够哥们,不问什幺事,先準备替我们担下。即然这样,那有些事我们也不能瞒着小师叔。」听了我的话,镇国很感动的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千山去M国留学那几年,因为接受国外性开放文化的影响,跟几对在那的国内留学生夫妇经常举行性交派对,我去看M国看千山的时候也参加过。  参加派对的夫妇虽然经常换伴性交,但是他们的日常夫妻生活却很美满,一点都不受影响,把性和爱分得很开,认为与其另一半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出轨受到伤害,不如放开心胸去接受在双方知情下的性爱,这样又安全又能增进夫妻感情和激情。这个观点我很认同,后来回国后对我老婆坦白在M国参加性爱派对的事和我对这事的看法,没想到我老婆也同意我的观点。  千山回国后,在我的促成下,我老婆婚外的第一男人就是千山,我们还跟千山进行了夫妻间的第一次3P。千山结婚后,他老婆婚后的第一个男人是我,第一个跟他们夫妻3P也是我,还进行两对夫妻间的4P。  在M国留学的那几对夫妇回国,我们之间也进行了夫妻性家派对。再后来因为各自的事业,天南地北的联繫不方便,我跟千山便乾脆在网上建了个网站,大家各自在网站聊天,遇到有时间相互约一下举办派对。如果是夫妻有一方单独出差到另一对夫妻所在城市的,便由当地的夫妇全程接待,取得留守一方同意的话也可进行3P或双飞。」  Contents